映客要重回直播C位?

配图来自Canva

从千播大战留存下来的老一辈映客,近两年来的日子不太好过(www.rining.com.cn)。

映客上市之初的发行价为3.85港元/股,股价一度上涨至最高峰的5.48港元/股。但是在发布2019年上半年的财报时,映客迎来首份亏损财报。映客在史上最差财报的冲击下,出现股价与市值的双双下跌。

近日,号称“港股直播第一股”的映客发布了截止至2020年6月30日的上半年业绩报告。在最新发布的财报中,映客实现了营收与净利润的攀升。不过,业绩亮眼的映客却没有能迎来资本市场的热情。截止至8月31日收盘,映客报收1.25港元/股,股价微涨4.17%,市值为25.09亿元。

想要重回直播C位,对目前的映客来说变得十分艰难。

营收、净利双双上涨

疫情刺激之下“宅经济”爆发,在线直播随之焕发出光彩。

艾媒网发布的《2020年上半年中国在线直播行业发展现状及趋势分析》显示,得益于疫情,在线直播行业又恢复了强势增长的劲头,预计2020年的在线直播用户规模将会有望实现4.4%的增长率,达到5.26亿人。

而映客作为“港股直播第一股”,理所当然的,在顺风中扭转了一直处于低谷的状态,实现营收与净利润的双双上涨。

映客财报数据显示,在2020年上半年,映客实现营收为人民币22亿元,和上一年同期相比增长48.3%,和2019年下半年营收人民币17.83亿元相比,环比增长24%;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人民币8265万元,而上一年同期为净亏损人民币1091.7万元,同比扭亏为盈,连续实现6年盈利。

其实,映客实现营利双收的背后,是其布局的多产品矩阵开始出现效应。

随着产品阵容的不断扩张,映客不停招兵买马,旗下员工数量逐渐增长。根据财报数据,在2020年上半年映客共有1383名全职员工,和上年同期相比增长41.8%,而在当中负责技术以及研发的员工为697名。

还有,映客的现金流一直处于相当充裕的状态。数据显示,目前其握有现金以及现金等价物为人民币7.80亿元(2019年12月31日约为人民币6.03亿元),当中还含有银行现金。

总之,映客在2020年上半年终于打了一场漂亮的仗。现在的映客不断在各个领域内推出相关产品,好像只要有一丝机会映客就会去试一试、闯一闯。而在映客不懈努力下,直播业务之外的其他业务,难以创收的心病也得到了缓解。

多方布局,初见起色

诞生于2015年的映客,一开始想要成为在线直播代名词,现在却逐渐放慢了拓展直播业务的脚步。而直播没能够成为映客C位出道的有力支撑,也导致严重倚赖直播收入的映客出现营收的连年下降。

根据映客以往的财报数据,在2017年-2019年间,映客分别实现营收为人民币39.42亿元、38.61亿元、32.69亿元。

而在映客意识到,在线直播独枝难撑的时候,开始了多方的布局。

在映客的产品矩阵中,包含了视频社交、语音社交等等多款活动社交产品,当中映客花费了8500万美元高价收购的小众社交产品积目APP,不负映客所望。

目前积目已经启动商业化进程,据2020年《互联网周刊》& eNET研究院的数据表明,积目成为兴趣社交平台排行第二的平台,跻身第一梯队。积目平台上,受众多为95后年轻一代,而Z世代作为网络原住民,社交兴趣需求较为活跃。

同时,映客旗下在线直播+恋爱社交产品对缘APP的表现也值得一提。根据Quest Mobile 的数据,对缘新用户次日留存率为22%,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为18分钟。

映客财报数据显示,在报告期内映客APP实现收入约为人民币13.87亿元,在总营收中占比为62.95%;创新产品实现收入为人民币8.07亿元,在总营收中占比为36.63%。被映客分类在其他收入里面的创新产品,所产生的贡献成为映客财报里的亮点。

不过,虽然现在映客借助产品矩阵有了一定的起色,但是映客想要向其CEO奉佑生所说的“比IPO更美好的事情,是我们前方的梦想”更加靠近,依然还是困难重重。在映客的亮眼财报底下,还隐藏着更多暗潮涌动。

毛利率下降、竞争加剧,C位难回

在映客最新发布的财报里,可以明显看到由于营收实现了上涨,映客的毛利也有所提升。

财报数据显示,映客在2020年上半年其毛利和上年同期约人民币4.308亿元相比,同比增长12.4%至人民币4.842亿元。

不好的消息是,映客毛利率进一步的下降。在2020年上半年的报告期内,映客的毛利率从同期的29.0%下降至22.0%。而映客正在财报中表示,这是由于直播主播收益分成增加所致。

同时,由于直播主播收益分成的增加,也使映客销售成本出现大幅度的增长。根据财报数据,截止至2020年6月30日,映客的销售成本从2019年同期约人民币10.54亿元相比,同比62.9%至人民币17.18亿元。

销售成本过高,对于映客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。而今年4月份,映客又在发布新的公会政策里表示,公会最高可以拿到81%的比例分成,在目前的主流直播平台中81%已经是十分高的比例。

不过这对于映客来说,却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举措。虽然,映客推出了“互动+社交”的产品阵容,但是现在还没有能够形成完整流量闭环,一直在内耗之前的存量。

再有,尽管在2020年上半年里,映客再一次展现了其赚钱的能力,但是微涨的MAU,已经说明了问题。财报数据显示,在报告期内,映客的MAU达到了3297.4万人,实现11.68%的同比增长。

这与映客之前的状况相比,有所好转,但是和其他的直播平台比起来就相形见绌了。在今年一季度中陌陌的MAU就达到了1.08亿,而用户粘性更强的游戏直播平台里,虎牙最新数据显示,在第二季度其MAU则达到了1.7亿。

综上所述,尽管目前映客展现出向好的情况,但是市场竞争激烈,在风口中渐渐降落的映客想要熬出头,面临着更多不确定性。映客想要完全撬动资本市场的心,还需要“第一股”的名号变得更加名副其实。

文/刘旷公众号,ID:liukuang110

公司名称:南京万佛莱精密机械有限公司
主营产品:便携式冷媒回收机,专业售后用冷媒回收机,冷媒回收加注一体机,大型、快速冷媒回收机,清洗机